悠悠读 > 玄幻魔法 > 素手翻天:偏执神尊,宠入骨 > 第662章 镜中诡异人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莒生眸中的怒火几乎要烧了起来,不管三七二十便闯入镜像中,一眼便见到了人事不省的良素。

    莒生忙上前,一把抱住良素,却是冷眸看向阿幻,“你怎么她了?”

    阿幻却是缓缓而来,缓缓道:“兄长是关心则乱,良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喝醉了?莒生一愣,再一探良素,还真是……这通红的桃花面,一身的酒气,还真活脱脱是良素喝醉了的模样。

    却听良素嘴里又喊道:“再来啊,我怕你啊!”

    莒生一听这话,眼眸又一冷,看向阿幻道: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划拳,你信吗?”阿幻静静看着莒生。

    哥哥莒生,锦帝大人,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幻帝,从来不曾信任过。幻帝微微苦笑,这却不能怪他,只因母亲大人总是想抢走哥哥的东西。

    母亲大人怎么就不明白呢,他从来不想要什么帝位,从来也不想要属于哥哥莒生的东西,他只想快乐地生活,携最爱的女子遨游三界,平生足矣。

    然,母亲贵为天后,却时时想着帝位,他是母亲唯一的亲生儿子,母亲最大的愿望便是他能继承父亲的天帝之位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莒生扫了一眼幻帝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信,就待良素醒来,你亲自问她好了,此刻,你带她走罢。”幻帝亦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都是你将她拘在此地?”莒生却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拘着她,她受了黑魂柩的伤,我有疗伤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你母亲,她如何会受伤?你竟没有与你母亲一道?着实令我惊讶,莫非你以前就识得良素?还是你们又有什么阴谋?”莒生却是看着幻帝,一瞬不瞬地道。

    在天界的这些年,那位天后大人,他的继母,从未安过半分好心,他对她们母子除了戒备还是戒备。

    “兄长,我……没有阴谋。”幻帝轻声道,面上却微微涨红了,本就不擅言辞的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罢了,无论因什么缘故,我只警告你一条,以后离良素远一点!”莒生不再多问,抱起良素便出了这镜像。

    幻帝看着锦帝离去的背影,却是自语道:“良素,我要去取那令你恢复记忆和修为的东西,故而唯有将你托给兄长了。”

    幻帝面上终究露出失落的神情,又看了一眼良素并莒生离去的方向,忽而却是取出一个小小的物事,却是一面八宝玲珑镜,那镜子不过巴掌大小,通体金色,堑刻八宝,却是精美至极。

    幻帝微微燃起灵力,便见那平静的镜面中忽地现出一丝涟漪,待涟漪缓缓漾开,里面竟现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这人是躺在一张床上的,一身黑衣,一动不动,只是,那张面庞竟与幻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幻帝见了那黑衣人,面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,旋即收了八宝玲珑镜,唤出座驾便离开了此处镜像,说也奇怪,幻帝一离开,此处镜像竟如淹没在天界云端一般,缓缓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却说莒生带了良素离开那镜像,却并未回锦华殿,却带着良素离开了天界。

    良素宿醉不醒,莒生将她环在身前,又嘱咐五爪金龙飞得慢一些。如今良素没了修为,又这般醉着,莒生担心,若金龙脚程快了,良素该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莒生看着怀中的良素,一张因醉酒却桃红的面庞,此刻微微阖着却细长入鬓的双眸,莒生心中蓦然一动,却是低头轻轻吻在她的额间。

    良素嘤咛了一声,却是翻了个身,更朝莒生怀中拱了拱,寻了个更舒服的姿势,继续睡着。

    莒生见了,宠爱地一笑,又取了一面斗篷,细细为良素盖了,紧紧拥着她。

    五爪金龙去的方向是南海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