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读 > 仙侠修真 > 全民氪金捧我c位出道 > 第29章 第二十九章
    很快轮到阮月泉的组玩游戏,围观她们的池笍不得不承认,当吃瓜群众的感觉很快乐。

    只是等到结果出来的时候,她们这组脸上看热闹的笑容就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一分十二秒!阮月泉小组获胜,获得全单琴身。”

    “柏常小组需要挑选一人出来接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惩罚?”岑葵问。

    导演神秘一笑,旁边的助理立马端上来一盘东西,堆成小山的红辣椒。

    “惩罚就是,要喝下一杯用节目组精心挑选的辣椒榨出来的辣椒汁,当然我们也有准备牛奶和冰块给你们救急。”

    “请问,你们确定好惩罚人选了吗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我们每个人喝一点?这样可以互相分担。”岑葵提议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池笍举起手,“我来吧,我们组会输都是因为我太磨叽的缘故。”

    柏常用不赞成的目光看着她,“我来,你不能吃辣。”

    池笍反应了一下,意识到不能吃辣的设定应该是原身的,她自己倒算不上一点都不能吃,至少是麻辣香锅能吃中辣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池笍没接受柏常的好意。

    她走上前,把那一盘辣椒放进榨汁机,摁下开关的瞬间,透明的杯壁上满是喷溅而出的红色液体。

    “池笍,你可以加一些水,这样味道淡些。”导演提醒。

    “不加水我可以少喝一些。”池笍说。

    这和喝中药是一个原理,能一口闷的苦,绝对不来第二口,反正一口也是辣,两口也是辣,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池笍紧闭眼,将那一量杯的辣椒汁灌入喉咙,火辣的灼烧感从舌根一路烧到胃里,她难受地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此时的池笍,一双清澈的眼被辣得满框湿润,睫毛上还沾着几滴泪珠,鼻尖红得像圣诞小鹿,浅色的唇活生生被辣红了好几个度,像是厚涂了一层正红色的口红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柏常走上来,手上拿着冰块。

    池笍透过湿润的眼看她,一副无助可怜的样子,她是真的辣惨了,连耳朵里都直嗡嗡响,所以当她看见柏常手里的冰块时,也顾不上什么授受不亲的事,张嘴就含了一块下去,连舌尖不小心舔到了柏常的手指都没注意。

    柏常动作停了一下,刚才指尖上滚烫滑腻的触感快得仿佛只是她一瞬间的错觉,但等她收回手,看清手指上那一抹水光的痕迹后,才真正意识到,那不是幻想。

    “牛,牛奶……”含了一块冰,池笍终于能张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抖着手去扯牛奶盒子,却发现人一着急起来在,真的做什么事都不行,扯了半天连个手指粗的口子都没撕开。

    “这里。”柏常把手里的杯子递过去。

    池笍忙双手捧住杯子,就着柏常的手,大口灌入冰凉的牛奶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很辣吗?”柏常盯着池笍有些被辣肿的唇。

    “辣……”这种事,池笍想逞强也逞强不了,她转头盯着导演,眼神有些幽怨的样子,“你们哪儿找的辣椒,也太辣了。”

    导演有些不好意思:“所以刚才我建议你兑点水来着。”

    其实原本来打算,就算嘉宾兑牛奶和冰块他们也不会阻止,谁知道池笍这么生猛,刚才抱着杯子一顿猛喝的样子,差点把他这个见多识广的中年大叔都给吓一跳。

    有了池笍的“壮举”,惩罚总算是告一段落,节目组开始第二轮游戏。

    “又来?”池笍一口牛奶差点卡在嗓子里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次我们不吃饼干了。”导演安慰她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我们要选择的是制作琴身的木材。”

    她们所在的拍摄地,就是国内十分有名,盛产相思木的村庄,村子里的人不多,但手艺人却占了大多数,基本上随便抓一个出来,都会些木工活,做点精细的小型乐器更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池笍也是注意到了这点,所以被分了面单琴也暂时不算慌,如果能得到上好的相思木来做,还是能弥补一点音色上的缺失。

    普通来说,制作尤克里里木材的种类有五种,相思木、桃花心木、云杉木、枫木、沙比利木。

    其中属相思木最为珍稀,它不止纹路漂亮,做出来的琴音色稳定厚重,高频音也十分稳定。

    较次一些的是桃花心木,算是相思木的平替,也是市面上用的最多的木材种类,除了在演奏高频时表现不如相思木出色,其他方面短板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五种木材中,最廉价用到最少的便是沙比利木,用它制作出来的琴,声音延展性弱,共鸣声不够饱满,弹奏时会显得曲子十分单薄。

    节目组也很快搬出了她们的第二个游戏——听歌识曲。

    第二轮游戏里输掉的队伍会获得沙比利木,胜利者则是能抱得稀有的相思木。

    “一分钟内,队伍听歌识曲数量多的获胜。”

    池笍总算松了口气,这题她会啊!

    于是……节目组创办这么年以来,从未见过的单方面碾压场景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Wheredowebelong,wheredidwegowrong……”

    池笍:“《giveusalittlelove》。”

    “在距离城市很远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岑葵:“这个我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池笍:“《阿楚姑娘》。”

    “Movingonwe’llneverfeelthesa……”

    池笍:“《OverU》。”

    “仍然倚在失眠夜,望天边新宿……”

    池笍:“《月半小夜曲》。”

    这还不算夸张的,好几次,池笍只是听了个前奏就立马抢答了,别说对手,甚至连队友的表现机会也一点都不给。

    “《EarlytoBed》。”

    “《春光》。”

    导演助理:我仿佛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切歌机器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,所有人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,苏婉婉撞了撞俞舒的胳膊,“舒啊,我们要不弃权吧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行。”

    她俩想弃权,自尊感爆棚的阮月泉肯定不能答应啊,但她一个模特出身的演员,在猜歌这件事上……

    “三比二十二,柏常小组获得这次胜利!”助理宣判结果。

    苏婉婉羞得想把自己埋起来,这分数爆出来,她们还不如弃权呢!

    阮月泉输了并没有生气,“没事,问题不在我们,是对手太强。”

    那可不是嘛,就算是池笍单挑她们七个,也无条件会赢的好吗!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齐齐在今天决定,以后要是还有听歌识曲这样的游戏,一定要把池笍的名字划在名单之外!

    “根据两轮结果,柏常小组获得面单相思木琴身,阮月泉小组获得全单沙比利木琴身,请队长上前领取你们的制作原材料。”

    “池妈,你们好赚,相思木加面单做出来的琴能不好听嘛,看看我们,用沙比利木做,就算是全单的琴,也好听不到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柏常:“知道见异思迁的坏处了吗?”

    苏婉婉一噎,“老大冤枉,我对您那可是忠心耿耿啊!”

    池笍笑了会儿耍宝的苏婉婉,等剧组道具上来了,走上前去领取。

    琴身是已经用胶水固定好的,原本制作面单的琴身胶水固定需要很长时间,她们只有一天的制作时间,所以节目组准备了现成的。

    除了琴身,还有一堆没打磨的木材,以及一些常见的工具。

    池笍摸起一把雕刻刀,熟稔地在手里把玩,她倒是好久没碰这东西了,以前在福利院总喜欢给孩子们雕些小物件来玩,几年下来,指腹和手心就覆盖了厚厚一层茧子,时间久了,她自己也不知不觉喜欢上这门有趣又解闷的手艺活了。

    节目组又开始读规则,“相信大家看到工具之后也猜到了,村民最后的评分,不止会从琴的音色来看,还会考量琴本身的制作工艺细致程度,指板和琴颈的雕花是其中的判定标准之一,以此类推。”

    苏婉婉:“导演,我怀疑你在整我们!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原本也都以为,这通告只是个玩玩游戏就能涨人气的休闲综艺综艺,谁知道还是个体力活。

    与在场几位手足无措不同,一旁的池笍拿着雕刻刀默默敲着手心,面上一派地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这题她好像也会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