悠悠读 > 历史军事 > 战国万人敌 > 743 不想打仗的李董(为书友“~主公~”加更)
    送行南子的队伍,既有排场又比较低调。

    说有排场,那是因为新君戴举都亲自到了,说又低调,那是因为新君戴举还有宋国的诸多新贵们,穿的都是常服。

    南子坐的马车也是有些浮夸,专门从江阴会馆采购的,价钱不菲,这笔钱,宋国是掏了的。

    甭管结果如何,至少现在,宋国和汉国之间,会有一段时间的和平期。

    当然中间肯定会有各种手段、花招,不过正常来说,会控制在一个第三方的合理范围内。

    泗水之畔,当年“刻舟求剑”之处,泗水君的神庙多了香火。

    这年头的香火,还不是李董印象中的香火,而是“黍”成熟之后的气味。

    将“黍”祭在庙或者堂中,祖先便能感受到后代的昌盛。

    粮食的香气始终不绝,说明子孙的日子,过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随着汉子国的扩张,将一些天然带着点特殊香气的木头,用水磨研磨之后,再重新制作,就成了李解印象中的那种香。

    一根根,一盘盘,一坨坨,各种各样的香,各种各样的气味。

    神庙用量最多,其中还有用花椒木和香樟木混合的香,淮水女神庙每次大规模的祭祀活动,都要烧掉上万斤。

    整个巴蜀地区的商帮贸易,也由此兴旺发达起来。

    和李董当年读书时候的记忆不同,巴国也好,蜀国也罢,甚至还有滇国,跟秦国、楚国的社会交流都相当频繁,只是因为交通不便,受限于成本和收益,很多贵族没有那个动力去交易。

    在这个人口丰沛的时代中,秦国被晋国挡住了去路之后,大胆地开拓了西进道路,效仿当年穆天子的西征之举,这才让秦国能够面对晋国,有财力继续死撑。

    事物的变化,往往一个小小的变量,就会产生惊人的不同结果。

    “这他娘的不是说今天到吗?老子都等了老半天了,人呢?”

    泗水神庙旁边的凉亭里,李董看皇策眼睛不是眼睛,鼻子不是鼻子。

    一脸无奈的皇策也是委屈,这国内的事情,又不能跟汉国一样,无所谓虚头巴脑的排场。

    要说排场,如今汉子国也是讲的,但也只是看需要。

    诸如一个白沙勇夫的队长下乡训练民兵,还要摆出大夫仪仗,又或者是搞出乡士派头,只会挨打。

    像李解现在出行的仪仗排场,也是鳄人的再三劝说,没办法,想要行刺李解的人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基本的安全保障,里三层外三层,再加上明哨暗哨游哨便衣,规模肯定是要起来的。

    至于长中短兵器的配给,光靠粗暴的行伍配置,根本不行。

    沙哼还建议过李解,赶紧训练专门的卫士出来,职业给李解做保镖。

    目前最好的选择,就是鳄人、白沙勇夫、勇夫高中低搭配。

    鳄人更擅长的,终究还是战场上杀人,而不是把李解围了一圈,然后琢磨这么防御刺客。

    反倒是地方勇夫有点不同,长期要面对各种袭扰,还有反叛势力的暗杀,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极多。

    这些人中的精英,抽调出来组成专门的卫戍亲兵,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按照淮中城的布置,在沙哼看来,有两千亲兵再加五百女兵,就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李解懒得搞,寻思着自己还没玩够人间绝色呢,这到时候出去打仗,还带着这些玩意儿?有病么?

    之后沙哼等人再坚持,李解就说再劝就让他们去训练,于是鳄人的队长级人物,就没有一个继续劝的。

    等“一统天下”之后,再组建也不迟。

    绝对不是自己建功心切不想做保安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再不来,老子可就过河了!”

    李董叉着腰,性子越来越不耐烦,上次盘玉、打高尔夫球、撸蛇等等娱乐活动,已经过去多久了?

    虽说当时累到虚脱,整个人都瘦了十多斤,可快乐啊满足啊爽啊。

    缓过来之后,可不是又成了“色中饿鬼”?

    而且这一次来的,还是全新的人间绝色,不玩玩,对得起自己的良心?